背景:
阅读新闻

[图文]中国拱桥飞跃发展的开拓者——记中国工程院院士、重庆交大1965届校友郑皆连

[日期:2011-01-11] 来源:  作者: [字体: ]
 

 

 

中国拱桥飞跃发展的开拓者

——记中国工程院院士、重庆交大1965届校友郑皆连

 

郑皆连, 1941715出生,四川内江人。1965年毕业于重庆交通学院桥梁及隧道专业。重庆交通大学、广西大学博士生导师,现任广西壮族自治区交通厅巡视员、广西科协主席、交通部专家委员会委员、中国公路学会桥梁专与结构工程学会副理事长、广西公路学会理事长、广西科学技术进步奖评审委员会委员。曾担任广西交通厅副总工程师、副厅长兼总工程师、交通部技术顾问等职。1999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享受国务院政府津贴。
  1968年他首创了我国双曲拱桥无支架施工的新工艺,解决了不立拱架修建拱桥的难题;1976年,他主持设计了广西第一座无支架施工的箱型拱桥,之后的十多年中,他共修建此类大桥40多座,累计长度两万延米,占广西公路大桥总数的70%左右,节省了上亿元的资金。他提出的千斤顶斜拉扣挂连续浇注拱肋外包混凝土等技术,为世界拱桥建设史上的首创。两次获得国家科技进步奖。

从“桥盲”到顶级桥梁专家

1941715郑皆连出生于四川內江一个农民家庭,1965年毕业于我校桥梁及隧道专业。这个在进入我校学习之前,对“桥”几乎一无所知的青年人,是怎样成为中国拱桥飞跃发展的开拓者,成为一名中国工程院院士的呢?

郑皆连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广西百色公路总段工作,1968年,郑皆连接到建设广西灵山三里江大桥的任务。当时的郑皆连在别人眼里还是个不起眼的大学生,但他没有在意别人的评价,克服艰苦的条件,默默收集资料,计算数据、绘制模图……功夫不负有心人,他最后创造了我国双曲拱桥无支架施工的新工艺,首创性地解决了不立拱架修建拱桥的难题,由于施工方法的突破性意义,在广西产生了轰动性的影响。仅广西采用此方法施工的双曲拱桥就上万延米,节省木料逾万立方米。那一年,仅仅是他大学毕业的第三个年头。

郑皆连的名声已经出去了,但他自己深知学习的重要性,大学所学的知识与实践还有距离,还需要不断完善自己的知识体系。这期间,他除了从事公路桥梁的设计施工外,还要承担起科研和建设管理等复繁的工作。尽管这样,他凭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冲劲, 1976年,他主持设计了广西第一座无支架施工的箱型拱桥——来宾红水河大桥,其间,他经过精密的论证后,吸取75跨径的福建闽清大桥成功经验并大胆改进,主持设计了重量轻、施工方便、经济美观的钢筋混凝土薄壁组合箱型拱,还与技术人员一起,一举解决了超重超长钢筋混凝土箱拱无支架空中吊装、合拢的难题。这座被《文汇报》记者称之为“母桥”的桥梁的设计理念从此传遍广西的四江五河。在这之后的十多年中,广西一共设计修建了此类大桥40多座,累计长度两万延米,占广西公路大桥总数的70%左右,节约资金上亿元。

1977年开工的柳州二桥是一座预应混凝土箱型连续桥梁。当时许多人对大桥能否成功建造表示怀疑。郑皆连发扬大学时的学习精神,凭着自学的日语,翻阅日本当时的大量资料,最后提出箱梁的制作及顶推工艺,采用“多点顶推法”施工,终于将重9655吨、长541.6的预应力混凝土箱型连续梁顶推到位,轴线最大偏离值仅1.5毫米,造价低于国內同类型桥梁的20%

1996年,郑皆连任邕宁邕江大桥钢骨钢筋砼拱桥设计与施工技术研究课题组组长和大桥专家组组长,提出了千斤顶斜拉扣挂悬拼架设拱骨架技术和连续浇注拱肋外包砼技术,经专家鉴定,他的系列研究成果均为世界拱桥史上首创,居国际领先先水平,国际著名桥梁专家也发來贺电,仅广西路桥总公司就利用此技术建成5座特大跨径的钢筋砼拱桥。由于郑皆连创新了拱桥工艺,中国大跨径拱桥不论数量质量,都跻身世界前列,在世界大跨径拱桥前五位中,中国占据四席,名列前茅的就有1997年竣工的重庆万州长江公路大桥,主跨420。这些桥梁的修建,对当地经济的发展产生了巨大的作用。

 

深忧人才断层,尽心培养“后来者”

郑皆连不仅在桥梁设计与研究方面不畏艰难,勇于开拓创新,作为一个知识分子,他在用桥梁证明自己价值,塑造了自己华彩生命的同时,也不忘知识分子的风骨。他认为,压缩项目的工作周期和施工日期,在加大建设成本的同时,会为工程质量留下安全隐患。郑老用自己几十年科研设计工作总结说:“什么是科学?就是用最小的投入,达到一个最优的效果!”除了工程选址外,工程时间、规模也是科学发展需要考虑的因素。工程实施必须有专家论证,而不应该根据领导意志、钦点命名来决定工程是否实施。一些发达省市一带,领导只提建设某项工程的需求,而把工程的选址,规模,方案,完全放手由专家进行论证,科学组织实施,如润杨长江大桥、苏通长江大桥,杭州湾跨海大桥等就是最好的例子。郑老经常这样说道“如果可以,在每个工程结束后都要建立一个碑,上面写着工程决策者的名字。”经过时间的沉淀、使用的验证,就可以知道这是丰功碑还是耻辱碑了。风流总被雨打风吹去,是非功过自有后人说。

令郑皆连深感担忧的是后继人才出现断层现象,他说自己感到愧疚的是由于工作忙,不能集中精力培养人才。最近几年,为把更多的精力投入路桥建设的科研中,他主动辞去行政领导职务,承担拱桥一些科研课题等工作,还曾任重庆交通学院兼职教授并参与学校研究生及青年教师培养工作。20041227,郑皆连回到他的母校——重庆交通学院,受聘为该校特聘教授,为重庆交通学院组建科技创新团队,领导团队成员从事科研、学科建设及人才培养等工作。在聘任仪式上,郑皆连动情地说:“学校教育、培养我成才,我对母校深怀感情,作为校友,我非常乐意,也应该为母校的建设和发展作出贡献,为祖国的桥梁事业培养更多更优秀的人才。”          

 

荣誉无数,仍称“自己只是个普通工匠”

郑皆连至今主持设计的大桥曾获得国家优质工程银质奖2项,主持的研究成果获得国家级、省级科技进步奖7项,其中国家二、三等奖各1项,省级一等项1项、二等将2项,以上5项均排第一名。共发表论文10篇。1988年获国家有突出贡献的中青年科技专家称号、1991年经国务院批准享受政府津贴。虽然取得了这么多的成就,但他在1999年当选为中国工程院院士的时候还这样谦虚地说:自己非名牌学校毕业,沒有国外学习经历,沒有在黃河、长江修过桥,自己只是个普通工匠……

 

就是这样一个留着个小平头、中等个子的六旬老人,经常会深情地看着一座座如天外飞虹的桥梁,如果用各种的官阶衔头来介绍他显然不够分量,承载他生命厚重的,是他在专业领域对中国乃至世界桥梁的卓越贡献。

收藏 推荐 打印 | 录入:校联办 | 阅读: